宇宙酷哥

(•́₃•̀)

【沧武】天工奇石(完)

☆我在江湖有个家!的投稿!
☆我!想!要!挂!件!
☆各位老板就随便点两下屏幕点出小心心就好!!爱你萌!!
☆对不起打错tag的我是猪

天工奇石

沧小海看上了一个道长......的房子。
地处中原!四面环山!四季如冬!特有排面!
沧小海觊觎这块地很久了,但是......她摸摸身上的碎银袋子,委委屈屈地撇嘴。
有钱了不起吗嘤。
这天沧小海照例坐在坊间蹲点,气沉丹田,物我两忘,呼......
镇玄衫的下摆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镇玄衫下摆停了一下,直接绕过沧小海。
“道长别走嘤嘤嘤噫呜呜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嘤噫!!!”
沧小海瞬间挤出眼泪,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死死抓住镇玄下摆。
道长:......
有戏!沧小海脑子一边飞快转动一边把眼泪鼻涕往道长裤腿上蹭:“呜呜呜道长我自幼无父无母还被心魔缠身我实在是太可怜了好不容易出了乡下小岛到城里来还没有房子住都快冻死了啊我好饿我快不行了我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去您的房子里看看我就看一眼真哒看完我就能安心去了呜呜呜...”
道长:............
我不可爱吗?我眼睛不大吗?里面没有小星星吗?他为什么还不带我进去?他是魔鬼吗?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吗?
仙气飘飘的道长叹了一口气,道:“进来罢。”
说是迟那是快,沧小海咻咻咻地从地上蹦跶起来,蹿进了院子。
真...真好看啊。
可惜我没钱。嘤。
沧小海还在兴奋地上蹿下跳,突然脚底下传来一阵“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道长你变鸡啦?”沧小海回过头,道长端着茶杯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哈哈哈哈我就说嘛道长你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怎么会变——啊好可爱!!”
沧小海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只小鸡崽,戳戳小翅膀,戳戳小黄嘴,戳戳小脑壳。小鸡崽扑腾扑腾翅膀跑走了。
好想一直住在这里呜呜呜。沧小海眉头一皱,开始仔细思考。
“道长你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大明有一套完整的律法。”
“你看我这把大刀!削铁如泥!割草飞快!不如你就雇我......”
“看到那边的王猛了吗,他什么都能干。”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沧小海一咬牙一跺脚,狠心拿出了小凉席,铺在鸡窝旁边:“我沧小海进来就没有出去的道理!我今天就要在这睡霸王凉席!”
在道长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沧小海开始掏背包。
回风衫酌华衫斫雪衫时月衫......
盖好,睡觉!
从此沧小海就在道长家里硬住了下来。
道长真是个好人。沧小海想。沧小海决定苦练厨艺报答道长!
这一天道长回到家,刚想泡个澡结束一天追债的辛劳,屏风后突然长出一个脑袋。
沧小海背着手跳到他面前:“道长道长!你先闭上眼睛!”
道长闭上了眼睛。
啊道长闭着眼睛也好看他睫毛好长啊有点想亲上去...这样的道长肯定有很多追求者吧他到金陵是不是会有一群小姐姐围着他想和他一起回家一起洗jio一起种地...
“好了吗?”道长突然问了一句。
“好了好了。”
道长缓缓睁开眼睛。
沧小海的小手洗得白白的,白白的手心里捧着白白的馒头。
两只白白软软的小团子。
道长笑了。

沧小海在道长家里赖了好久了。
并给四只小鸡起名叫一黑,二狗,三锤,四蛋。
道长每天都能收到新鲜的馒头,但是在第105天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偷偷都拿去华山喂了狗。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是道长最近有点头疼。
沧小海不知道听谁说起了新春时的金陵,吵着要去看孔明灯。
“带我去吧道长!”道长躺在房顶的时候沧小海就蹦跶上来,“我一定乖乖的!看完我就回来做鸡粥!”
对,沧小海已经会做鸡粥了。道长终于不用再艰难地啃馒头了。
可是这时又不是新春,哪里来的十里明灯?
道长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吧,你把蔡居诚带回来,我就带你去看孔明灯。”
“好!”
道长的朋友们都觉得他最近有点奇怪。具体表现在每天在中原挖矿砍树,不在中原就是在家,而且拒绝一切探望。
“他前一阵子是不是拿到武维扬的仙药来着...”华仔蹲在坊间的一个门牌后,紧紧盯着道长家门。
“不会吧?”云梦掂了掂手里的灯,“看十二连环坞那些水匪,喝了仙药不太好治啊,要不还是直接把他打死吧?”
暗香男弟子一脸不屑:“切,我师姐给我喝过那种药,也就是吐个三天三夜而已嘛,不算什么。”
小和尚的腿蹲麻了,盘膝坐下:“要不我们还是走吧,都在这等了半天了,师兄要是发现我没有好好练功跑出来玩,会罚我去和扫地僧前辈一起扫地然后跳一百遍藏经阁的。”
“也是。”
一群人气沉丹田,物我两忘,陷入了沉思。
“什么人?”云梦最先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想都不想就丢了一个球过去。
一只沧小海吸着鼻子委委屈屈地跑了出来。
“我打不过蔡居诚,他好厉害......可是我好想去金陵看孔明灯...呜......”
“可是,”几人面面相觑,“金陵早就......”

过了一周,道长终于铺好了最后一块砖,可是沧小海还是没有回来。
道长养了兔子,揉着兔子白白软软的肚皮,想念一个小家伙。
终于有一天道长的家门被敲响了。
道长听到沧小海闷闷的声音从坊间传来:“我把蔡居诚带回来啦...我就不进去了。蔡居诚真的好厉害,我打了好久才打败他。”
“我听大姐姐们说啦,金陵没有孔明灯了。”
“我......你...如果讨厌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沧小海身上的伤还没好,一哭起来更疼了,干脆就蹲在门口大哭起来。
“师...师姐说的都是假的,外面根本没有会一直对我好的人......”
道长开门去看,沧小海一只手死死拽着蔡居诚的衣摆不让他走,另一只手在脸上胡乱擦掉泪水,可怜巴巴的。
“怎么这么傻。”道长撸一把沧小海的头毛,把她整个拎起来,“本来就是想给你个惊喜,你却当真了。进来。”
沧小海揉揉哭肿的眼睛,抬头——
那是漫天灯火,只为她一人璀璨。
沧小海“哇”地又哭起来:“我还以为...以为你不要我了......”
道长把沧小海放在灯火环绕之中,犹豫片刻,从衣袖里掏出一颗天工奇石。
“我这些年一直在武当专心习武,未曾遇到让我心动的姑娘......”道长的耳朵红透了,支支吾吾地把话说下去,“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些什么,这颗石头便是我的心意了。”
沧小海抬眸,万千灯火盛于眼底,连成一片温柔的光芒。

那是天工奇石,而你,是我心中磐石。

评论(5)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