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酷哥

(•́₃•̀)

【沧武】天工奇石(完)

☆我在江湖有个家!的投稿!
☆我!想!要!挂!件!
☆各位老板就随便点两下屏幕点出小心心就好!!爱你萌!!
☆对不起打错tag的我是猪

天工奇石

沧小海看上了一个道长......的房子。
地处中原!四面环山!四季如冬!特有排面!
沧小海觊觎这块地很久了,但是......她摸摸身上的碎银袋子,委委屈屈地撇嘴。
有钱了不起吗嘤。
这天沧小海照例坐在坊间蹲点,气沉丹田,物我两忘,呼......
镇玄衫的下摆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镇玄衫下摆停了一下,直接绕过沧小海。
“道长别走嘤嘤嘤噫呜呜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嘤噫!!!”
沧小海瞬间挤出眼泪,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死死抓住镇玄下摆。
道长:......
有戏!沧小海脑子一边飞快转动一边把眼泪鼻涕往道长裤腿上蹭:“呜呜呜道长我自幼无父无母还被心魔缠身我实在是太可怜了好不容易出了乡下小岛到城里来还没有房子住都快冻死了啊我好饿我快不行了我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去您的房子里看看我就看一眼真哒看完我就能安心去了呜呜呜...”
道长:............
我不可爱吗?我眼睛不大吗?里面没有小星星吗?他为什么还不带我进去?他是魔鬼吗?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吗?
仙气飘飘的道长叹了一口气,道:“进来罢。”
说是迟那是快,沧小海咻咻咻地从地上蹦跶起来,蹿进了院子。
真...真好看啊。
可惜我没钱。嘤。
沧小海还在兴奋地上蹿下跳,突然脚底下传来一阵“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道长你变鸡啦?”沧小海回过头,道长端着茶杯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哈哈哈哈我就说嘛道长你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怎么会变——啊好可爱!!”
沧小海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只小鸡崽,戳戳小翅膀,戳戳小黄嘴,戳戳小脑壳。小鸡崽扑腾扑腾翅膀跑走了。
好想一直住在这里呜呜呜。沧小海眉头一皱,开始仔细思考。
“道长你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大明有一套完整的律法。”
“你看我这把大刀!削铁如泥!割草飞快!不如你就雇我......”
“看到那边的王猛了吗,他什么都能干。”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沧小海一咬牙一跺脚,狠心拿出了小凉席,铺在鸡窝旁边:“我沧小海进来就没有出去的道理!我今天就要在这睡霸王凉席!”
在道长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沧小海开始掏背包。
回风衫酌华衫斫雪衫时月衫......
盖好,睡觉!
从此沧小海就在道长家里硬住了下来。
道长真是个好人。沧小海想。沧小海决定苦练厨艺报答道长!
这一天道长回到家,刚想泡个澡结束一天追债的辛劳,屏风后突然长出一个脑袋。
沧小海背着手跳到他面前:“道长道长!你先闭上眼睛!”
道长闭上了眼睛。
啊道长闭着眼睛也好看他睫毛好长啊有点想亲上去...这样的道长肯定有很多追求者吧他到金陵是不是会有一群小姐姐围着他想和他一起回家一起洗jio一起种地...
“好了吗?”道长突然问了一句。
“好了好了。”
道长缓缓睁开眼睛。
沧小海的小手洗得白白的,白白的手心里捧着白白的馒头。
两只白白软软的小团子。
道长笑了。

沧小海在道长家里赖了好久了。
并给四只小鸡起名叫一黑,二狗,三锤,四蛋。
道长每天都能收到新鲜的馒头,但是在第105天的时候终于忍不住偷偷都拿去华山喂了狗。
一切都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是道长最近有点头疼。
沧小海不知道听谁说起了新春时的金陵,吵着要去看孔明灯。
“带我去吧道长!”道长躺在房顶的时候沧小海就蹦跶上来,“我一定乖乖的!看完我就回来做鸡粥!”
对,沧小海已经会做鸡粥了。道长终于不用再艰难地啃馒头了。
可是这时又不是新春,哪里来的十里明灯?
道长轻轻叹了口气。
“这样吧,你把蔡居诚带回来,我就带你去看孔明灯。”
“好!”
道长的朋友们都觉得他最近有点奇怪。具体表现在每天在中原挖矿砍树,不在中原就是在家,而且拒绝一切探望。
“他前一阵子是不是拿到武维扬的仙药来着...”华仔蹲在坊间的一个门牌后,紧紧盯着道长家门。
“不会吧?”云梦掂了掂手里的灯,“看十二连环坞那些水匪,喝了仙药不太好治啊,要不还是直接把他打死吧?”
暗香男弟子一脸不屑:“切,我师姐给我喝过那种药,也就是吐个三天三夜而已嘛,不算什么。”
小和尚的腿蹲麻了,盘膝坐下:“要不我们还是走吧,都在这等了半天了,师兄要是发现我没有好好练功跑出来玩,会罚我去和扫地僧前辈一起扫地然后跳一百遍藏经阁的。”
“也是。”
一群人气沉丹田,物我两忘,陷入了沉思。
“什么人?”云梦最先发现了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想都不想就丢了一个球过去。
一只沧小海吸着鼻子委委屈屈地跑了出来。
“我打不过蔡居诚,他好厉害......可是我好想去金陵看孔明灯...呜......”
“可是,”几人面面相觑,“金陵早就......”

过了一周,道长终于铺好了最后一块砖,可是沧小海还是没有回来。
道长养了兔子,揉着兔子白白软软的肚皮,想念一个小家伙。
终于有一天道长的家门被敲响了。
道长听到沧小海闷闷的声音从坊间传来:“我把蔡居诚带回来啦...我就不进去了。蔡居诚真的好厉害,我打了好久才打败他。”
“我听大姐姐们说啦,金陵没有孔明灯了。”
“我......你...如果讨厌我的话,为什么不直接告诉我呢......”
沧小海身上的伤还没好,一哭起来更疼了,干脆就蹲在门口大哭起来。
“师...师姐说的都是假的,外面根本没有会一直对我好的人......”
道长开门去看,沧小海一只手死死拽着蔡居诚的衣摆不让他走,另一只手在脸上胡乱擦掉泪水,可怜巴巴的。
“怎么这么傻。”道长撸一把沧小海的头毛,把她整个拎起来,“本来就是想给你个惊喜,你却当真了。进来。”
沧小海揉揉哭肿的眼睛,抬头——
那是漫天灯火,只为她一人璀璨。
沧小海“哇”地又哭起来:“我还以为...以为你不要我了......”
道长把沧小海放在灯火环绕之中,犹豫片刻,从衣袖里掏出一颗天工奇石。
“我这些年一直在武当专心习武,未曾遇到让我心动的姑娘......”道长的耳朵红透了,支支吾吾地把话说下去,“我也不知道该送你些什么,这颗石头便是我的心意了。”
沧小海抬眸,万千灯火盛于眼底,连成一片温柔的光芒。

那是天工奇石,而你,是我心中磐石。

【沧武】天工奇石(壹)

☆是参赛作品!各位老铁双击屏幕6...哦不是,给我个小心心吧(•̀ω•́)✧我没有别的心愿我只想要挂件呜呜呜 掌门的大鸟好好看呜呜呜
☆后面还有个两三章的样子,为什么叫天工奇石后面会解释
☆傻白甜文风,没有逻辑
☆举起沧武大旗!沧海永不为受!
☆最后祝各位都能找到情缘



沧小海看上了一个道长......的房子。
地处中原!四面环山!四季如冬!特有排面!
沧小海觊觎这块地很久了,但是......她摸摸身上的碎银袋子,委委屈屈地撇嘴。
有钱了不起吗嘤。
这天沧小海照例坐在坊间蹲点,气沉丹田,物我两忘,呼......
镇玄衫的下摆突然出现在她眼前!
镇玄衫下摆停了一下,直接绕过沧小海。
“道长别走嘤嘤嘤噫呜呜噫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嘤噫!!!”
沧小海瞬间挤出眼泪,眨巴眨巴眼睛,可怜巴巴地死死抓住镇玄下摆。
道长:......
有戏!沧小海脑子一边飞快转动一边把眼泪鼻涕往道长裤腿上蹭:“呜呜呜道长我自幼无父无母还被心魔缠身我实在是太可怜了好不容易出了乡下小岛到城里来还没有房子住都快冻死了啊我好饿我快不行了我的最后一个心愿就是去您的房子里看看我就看一眼真哒看完我就能安心去了呜呜呜...”
道长:............
我不可爱吗?我眼睛不大吗?里面没有小星星吗?他为什么还不带我进去?他是魔鬼吗?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吗?
仙气飘飘的道长叹了一口气,道:“进来罢。”
说是迟那是快,沧小海咻咻咻地从地上蹦跶起来,蹿进了院子。
真...真好看啊。
可惜我没钱。嘤。
沧小海还在兴奋地上蹿下跳,突然脚底下传来一阵“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叽”。
“道长你变鸡啦?”沧小海回过头,道长端着茶杯的手明显顿了一下。“哈哈哈哈我就说嘛道长你这么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的人怎么会变——啊好可爱!!”
沧小海小心翼翼地捧起一只小鸡崽,戳戳小翅膀,戳戳小黄嘴,戳戳小脑壳。小鸡崽扑腾扑腾翅膀跑走了。
好想一直住在这里呜呜呜。沧小海眉头一皱,开始仔细思考。
“道长你看,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大明有一套完整的律法。”
“你看我这把大刀!削铁如泥!割草飞快!不如你就雇我......”
“看到那边的王猛了吗,他什么都能干。”
......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沧小海一咬牙一跺脚,狠心拿出了小凉席,铺在鸡窝旁边:“我沧小海进来就没有出去的道理!我今天就要在这睡霸王凉席!”
在道长似笑非笑的目光中,沧小海开始掏背包。
回风衫酌华衫斫雪衫时月衫......
盖好,睡觉!
从此沧小海就在道长家里硬住了下来。
道长真是个好人。沧小海想。沧小海决定苦练厨艺报答道长!
这一天道长回到家,刚想泡个澡结束一天追债的辛劳,屏风后突然长出一个脑袋。
沧小海背着手跳到他面前:“道长道长!你先闭上眼睛!”
道长闭上了眼睛。
啊道长闭着眼睛也好看他睫毛好长啊有点想亲上去...这样的道长肯定有很多追求者吧他到金陵是不是会有一群小姐姐围着他想和他一起回家一起洗jio一起种地...
“好了吗?”道长突然问了一句。
“好了好了。”
道长缓缓睁开眼睛。
沧小海的小手洗得白白的,白白的手心里捧着白白的馒头。
两只白白软软的小团子。
道长笑了。

【尼德霍格×白起】恋袜癖

尼德霍格从军校毕业时背包里塞了一对袜子。
袜子还带着汗味。
后来洁洁云收拾总理大人的藏品时看到这双袜子时都惊呆了!难道安菲西亚小道信息部的员工说总理大人是个抖M的事情是真的吗!
再后来尼德霍格看到了这双袜子。
“扔掉吧。”他说。
再再后来,尼德霍格站在凌云城外,墨云翻卷,狂风骤起。
他终于想起了那个总是满身伤痕的少年对着他笑的样子,或者说,他终于愿意让自己想起来那双清亮的眼睛。
从风里一跃而出的少年,轮廓都那么清晰。





“奇迹大陆只允许用搭配比拼的方式决出胜负。”学生时代的尼德霍格放下手中正在擦拭的优雅++++华丽+++++手枪,看向归来的白起,“怎么样?要不要和我来一场?”
“来就来。”白起随手召唤出女主、安娜、罗维、齐盛、刘警官和魏谦,在他面前排成一道人墙。
尼德霍格不甘示弱,也拿出了炮火如兰、大喵和羲王。
比拼开始!
白起率先使用“灰姑娘时钟”!尼德霍格的袜子被顺利脱下!
“好神奇...”白起看着尼德霍格的双脚喃喃自语,“鞋子居然没有掉下来......”
就在他发愣的空当,尼德霍格趁机也扒掉了他的袜子!
忽然,一种奇妙的味道涌入两人的鼻腔,白起皱着眉仔细分辩,发现居然是尼德霍格的脚气!
白起使用了“挑剔的目光”!
“快穿上味道太大了。”
尼德霍格为这突然的插曲微红了脸,但还是放出了大招——“沉睡魔咒”!
白起想躲,但他躲不了!
他只带了暖暖的微笑挑剔的目光灰姑娘时钟和沉睡魔咒!
白起睡着了,他闭着眼,嘴角隐隐地挂着笑意,线条还未分明的脸在搭配赛聚光灯的映衬下分外柔和。
“如果是你的话......也没什么不可以。”尼德霍格轻笑着摇了摇头。
“真爱之吻。”


他们那时都没有想到,未来的他们,连用枪口指向对方的心脏都是奢望。


一个风里的少年,一个黑夜的曙光。

【韩乐】娇俏总裁韩文清和他的娇花小娇妻

打错tag就去睡了今天有妹子提醒才反应过来..
请韩黄圈儿小伙伴原谅我qaq


题目骗人的。
本文原名《就算他是韩文清也要原谅他啊》。

张佳乐觉得韩文清出轨了。张佳乐不开心。
张佳乐破天荒地把闹钟定到五点整,成功地在宿舍门口堵到准备和张新杰出门晨跑的韩文清。
“你说,你是不是出轨了!你每天跟张新杰背着我出去是不是都在干一些见不得人的什么事儿!”
韩文清看都不看他一眼:“新杰,咱们走。”

“韩文清绝对出轨了!!”张佳乐对着手机愤怒大喊,“他天天跟张新杰出门跑步都不带我!!他在动画版里还跟叶不要脸的搞婚外情!!我都没出现在动画版呢!哦他还不让我吃零食!!!我的零食全都被他送给林敬言最后喂给方锐了!!!”
“别说晨跑了。放弃吧你起不来的,”黄少天在食堂吃饭,往嘴里塞了块鸡肉含含糊糊地讲,“还有,你真的想出现在动画版里?你想想他们药森严的等级制度你再想想我的眼线?你说实话张佳乐你真的想梳着和苏沐橙楚云秀一样飘逸的秀发在霸图当傻白甜吗?”
张佳乐:“是哦你的眼线真的好蠢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黄少天愤怒地挂断了电话。
张佳乐平静了两分钟还是觉得很愤怒。他觉得自己头上的这顶原谅帽已经是魔仙堡级别的了——就是光绿还不够,还散发着诡异的光的那种。
张佳乐打给孙哲平。
“大孙。”
“啊。”
“我觉得韩文清出轨了我好绝望。”
“没事儿。就你?”
孙哲平挂断了电话。
张佳乐觉得自己可能有一个假搭档。气得张佳乐当时就来了一个迷阁十连抽。
小海豹。
小海豹!!
小!!!海!!!豹!!!!!!!!!!!!!!!
张佳乐开心地决定不追究韩文清出轨事件了。

但说是迟那是快!兴欣来Q市打比赛了嗨呀!
第一天比赛打完了韩文清说要和叶修讨论战术。
第二天比赛打完了韩文清说要和兴欣聚餐。
然后因为作者忘了比赛打几天所以我们就当比赛全打完了。
然后韩文清跟俱乐部申请休假跟到兴欣去了。

WTF?????????????????????

就算有小海豹张佳乐也忍不了了!!!!!!!!!!!!!
然后他抽到了泰迪熊。
哼。






张佳乐给韩文清打电话:“韩文清,我们分手吧。”
韩文清:???
张佳乐:“我觉得这样我就能拿冠军了。”
叶修:“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喻黄】小短腿和夏天

黄少天是一只短腿柯基,被喻文州捡回来的。
后来喻文州说,别人捡宠物都是在阴雨连绵适合分手的天气里,偏偏捡到黄柯基的时候是一个好得不得了的晴天。黄柯基扒拉在蓝雨宠物店门口的纸箱里,看到喻文州,撅着小肥屁股咕咚一下滚出去。
蓝雨宠物店的店主喻文州有一个秘密——他听得懂动物讲话。
所以其实黄柯基摇着尾巴睁着黑眼睛努力卖萌的时候嘴里念叨的是:“汪啊面前的人类接受天选之剑圣柯基的祝福吧!”

喻文州觉得好玩,提溜着小短腿给带了回去。

就注定了很久以后的缘分。













“这就是你一定要给我洗澡的理由吗汪!!!”黄柯基愤怒地站在货架顶端,用愤怒的汪汪表达自己的不满,“我告诉你就算你拿秋葵吓唬我也没有用我是一个勇敢的狗子!!”

喻文州眯眯眼,从柜台里掏出一根火腿肠。

黄柯基:“呜呜呜汪没有用的呜呜呜人类啊你以为火腿肠就能让我屈服吗呜呜呜......”

“今天洗一次澡,”喻文州转着手里的火腿肠,“明天和后天加两根肠。”

黄柯基:“好的大王!谢谢大王!”





然后黄柯基吃了一周的秋葵拌香肠。





















显然作者也不知道狗子吃秋葵会怎样的。

会不会有续集看心情。

【李华中心】Hi friends!Do you konw 李华?

假如你是李华,目前正在深圳学习。你在网上看到蓝雨宠物收容中心(Dogs trust)正招募志愿者,请根据以下招聘信息,给中心负责人喻文州写一封申请信。

·10hours per week
·Working time:July 1-August30,2017
·Provide daily care for the dogs
Assist training classes
·To apply:please e-mail or post a covering letter (stating why you would be suitable ) to Yu Wenzhou,Dogs Trust,17Wakely Street,Shen zhen


——咸鱼分割线——


喻总您好:

我叫李华,是一名在烟雨美容院打工的可怜学生。看到了您的招聘信息,我觉得我可以胜任这个工作。故此特地写信给您,希望能帮助那些可爱的小动物。

我是一个富有同情心的人。从前我参加过霸图宠物志愿营,曾经驯服过一只叫韩文清的博美,赢得了店主张佳乐的赞赏。后来,因为出色的理发技巧,我被烟雨美容院的老板楚云秀挖到烟雨,工作两年之后,我决定放弃这份高薪工作,追逐我的梦想——和可爱的小动物们在一起生活。我相信如果我得到这份工作,我会比以前做得更好。

在我看来,动物是我们的好朋友。众所周知:一方面,我们可以帮助它们生活得更好,另一方面,帮助它们是我们快乐。

期待您的回复。


此致

         敬礼


另:就算贵店没有女店员我也可以接受的。真的。


                                                              您真诚的

                                                                      李华





试个水。

不知道有没有人写过这个梗有一点害pia。

【王黄】请问您在狼堡看到我家老王了吗?

听说今天是王黄日。

又名
青青草原的桃色秘辛
震惊!微草老父亲的地下情人居然是……

夜雨声烦:@全体成员
夜雨声烦:你们在狼堡看到我家老王了吗?
八音符:[一脸懵逼.jpg]
生灵灭:[百脸懵逼.jpg]
鸾辂音尘:[万脸懵逼.jpg]
沐雨橙风:[马克思主义懵逼.jpg]
流云:黄少你走错了。看到狼堡旁边那个十字路口了吗,再走二百米才是魔仙堡。
风城烟雨:很好奇黄少天到底经历了一些什么。
君莫笑:可能是因为最近路边的树都绿了他看着扎心吧。
流云:今天蓝雨聚餐呀。黄少估计又喝多了吧。
飞刀剑:那你怎么一直和我聊到现在。
流云:因!为!我!恰!好!考!试!
流云:[花式委屈.jpg]
夜雨声烦:@飞刀剑  美琪!你爸呢!
飞刀剑:[恩格斯式懵逼.jpg]
木恩:队长现在应该在飞机上吧。
夜雨声烦:美琪你看看人家美雪多乖。学学。
夜雨声烦:他在飞机上????灰太狼已经把他做成速冻肉卖给歪果仁了吗?@索克萨尔   队长快把死亡之门打开我要去救他!
一叶之秋:智障。死亡之门又不是哆啦A梦的。
索克萨尔:喻,在睡。
风城烟雨:[看戏的笑容.jpg]
沐雨橙凤:[磕瓜子的笑容.jpg]
无浪:他说不定是被游乐王子扛走了呢。
无浪:[六个核桃的智障.jpg]
无浪:@一枪穿云   队长,说吧,下周之前你还回得来吗。
一枪穿云:⊙▽⊙
夜雨声烦:灭绝星辰上有灰太狼的尾巴毛!肯定是老王跟他干架的时候扯下来的!@一枪穿云   美羊羊你不是刚从狼堡出来吗老王下锅没?
百花缭乱:哈哈哈哈哈哈开屏美羊羊。
夜雨声烦:红太狼!!
夜雨声烦:你还有脸出现在这里!当初你跟灰太狼结婚的时候信誓旦旦地说你会永远爱他!结果你居然和小白狼出轨!你出柜也就算了你还叫灰太狼把我家老王抓走了!
再睡一夏:我是小白狼。谢谢。
百花缭乱:[滚,滚出我的魔仙堡.jpg]
君莫笑:我就是去刷了个材料剧情已经进展到这种程度了吗。
夜雨声烦:还有你!栅栏!
君莫笑:……我真傻。真的。我出来干嘛呢。
君莫笑:我怎么就是个栅栏呢。
夜雨声烦:你电过灰太狼那么多次你最熟悉他的味道!说吧!灰太狼在哪!
百花缭乱:够了。他已经被灰太狼煮熟了。
迎风布阵:做成了
君莫笑:孜然王肉
海无量:红烧王
沐雨橙凤:泡椒王爪
逢山鬼泣:鸳鸯王锅
唐三打:满汉全王
一叶之秋:六个王头
夜雨声烦:哎你们这样不行的。
夜雨声烦:都这么没文化怎么行。这个老王的肉吧,得放一段时间才好吃。你要给溶酶体一点时间分解衰老和损伤的细胞器啊。
石不转:受教了。
寒烟柔:受教了。
鬼刻:受教了。
君莫笑:黄少天,看着我的眼睛告诉我,你到底喝了多少。
夜雨声烦:两桶魔仙药水。
君莫笑:@大漠孤烟   这是谁?
夜雨声烦:村长。
君莫笑:@索克萨尔   这个?
夜雨声烦:游乐。
君莫笑:@王不留行   ?
夜雨声烦:魔仙堡女王。
飞刀剑:我美琪无所畏惧。
木恩:我美雪不胜惶恐。
夜雨声烦:放肆!是谁在敲朕的龙门!
王不留行:开门,狼堡快递。

                                         ――Fin――

【王喻】卿卿-01

一个巨大的坑。

懒得打四个空格了就这样吧

“哎,你可知道今儿老板招待的那军官,到底什么来头?”

“说是个什么队的队长,会开飞机。炸了好几座洋人的兵器库呢。”

“那可真不得……五爷您来了!快请进快请进。”

王杰希奶白皮鞋踏上店内铺设的红毯,刚刚还专注说闲话的二人立马垂手迎宾,脸上堆了些笑请他上楼。王杰希微一颔首,径自朝楼梯去了。

刚迈出一阶,却见到对面红漆木梯上,肖时钦和一个年轻人相携而下。

那人不过二十五六光景,天青长褂柔柔地垂着,镀金圆框眼镜有些笨拙地挂在脸上,如墨发丝散在耳边,勾起若有似无的笑意。

这人有双好看的眼睛。王杰希想着,视线在大堂里各种奇花异草间穿梭着,与那年轻人纠缠不休。

这灼热目光太过直白,喻文州偏过头去寻,只看到一张奶白皮料在红得发亮的楼梯上一闪而过。

“二爷想好了没有?”肖时钦拢着袖子站在门口送他,“这生意您做了不亏,我做了不赚,您再考虑一下?”

喻文州便温温和和地笑:“肖老板何必如此急着讨这么个结果。三日后我会再来,届时给您答复。”言罢转身上车。

红旗车缓缓驶离酒楼,黄少天握着方向盘开口:“肖时钦这笔生意做得倒是好。早说该给他点颜色看看,现如今连你我的主意都敢打了。”

“他拿错了情报,”喻文州盯着窗外人流向他解释,“急缺弹药的是周泽楷那一边。咱们买下肖时钦的货以后,作周家老爷子的寿礼给他送去。”

黄少天挑眉,一丝掩盖不住的雀跃闪动在眼里。

这一边王杰希盯着碧螺春缓缓上升的烟气盯了好一会,肖时钦终于推开门走进来。

“这生意可不好做。”肖时钦随手顺过王杰希面前的茶碗,“这喻大人真的是——人面兽心。这次提成咱们五五分。”

王杰希屈起中指敲敲雕花木桌:“是你太谦虚。这么大个京城,人面兽心的,你称第二怕是没人敢跟你比第一。”

“我倒觉得这喻文州就可以。”肖时钦将杯中清茶一饮而尽,“他们还有好一阵子才出去打仗呢。这些时日你哪也别去,待在京城,保准有意思的事多得不得了。”

突如其来的卡文!

下次更新大概是一年以后了!

朋友们有缘再见!

手写练习。

p567盗版签名。我觉得我挺有潜质的。

【王喻】卿卿

文州:
        展信佳。
        这些日子里四九城的天气好得很,许是战争终于结束了的缘故罢。
        你那黄副官前几日来过一趟,叫我捎话给你:他向冯主席辞了官,回老家过日子去了。望你不要太过思念他。只是我想,他与你的故乡皆是同一个故乡,便托他带了你衣物几件还家,且作慰藉。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狭虎山上那两个猖狂山贼。他们早已赚够了本钱下山,在城郊置办了座院子,满院海棠开得极好。你若见到,自当欣喜的。
        楚云秀去了法国,她临行前我们都在。她的戎马巾帼似乎都葬在飞机扬起的尘埃里。她以为她拉下帽子上的黑纱,我们就看不到她哭似的。
        前些天江波涛在剧院里被一发子弹射穿了肺叶。听他们说那子弹原本是朝着周泽楷去的,江波涛不要命似的扑到了他面前。开枪的是却是你的故交――那许姓花旦,他射出那发子弹,为自己留了另一颗。我记得他《玉堂春》唱得格外好。
         江波涛在医院苟延残喘到昨日,我今晨去了趟他的灵堂,献了白菊一束。
         还有叶修。他同苏沐秋一同消失。我往他留下的地址寄了信,终究了无音讯。
        那么你呢。
        你过得好不好?可曾遇见了李轩或者江波涛?他们近日如何?
         天凉记得添衣。孟婆那碗茶太苦,你慢些走,我许还来得及去伴你。
         见字如面。

                                         王杰希  于北平

是一个长篇〔大概〕
写着完形填空脑补出来的产物
以及
是一个年更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