宇宙酷哥

(•́₃•̀)

【王喻】卿卿

文州:
        展信佳。
        这些日子里四九城的天气好得很,许是战争终于结束了的缘故罢。
        你那黄副官前几日来过一趟,叫我捎话给你:他向冯主席辞了官,回老家过日子去了。望你不要太过思念他。只是我想,他与你的故乡皆是同一个故乡,便托他带了你衣物几件还家,且作慰藉。
        不知你是否还记得狭虎山上那两个猖狂山贼。他们早已赚够了本钱下山,在城郊置办了座院子,满院海棠开得极好。你若见到,自当欣喜的。
        楚云秀去了法国,她临行前我们都在。她的戎马巾帼似乎都葬在飞机扬起的尘埃里。她以为她拉下帽子上的黑纱,我们就看不到她哭似的。
        前些天江波涛在剧院里被一发子弹射穿了肺叶。听他们说那子弹原本是朝着周泽楷去的,江波涛不要命似的扑到了他面前。开枪的是却是你的故交――那许姓花旦,他射出那发子弹,为自己留了另一颗。我记得他《玉堂春》唱得格外好。
         江波涛在医院苟延残喘到昨日,我今晨去了趟他的灵堂,献了白菊一束。
         还有叶修。他同苏沐秋一同消失。我往他留下的地址寄了信,终究了无音讯。
        那么你呢。
        你过得好不好?可曾遇见了李轩或者江波涛?他们近日如何?
         天凉记得添衣。孟婆那碗茶太苦,你慢些走,我许还来得及去伴你。
         见字如面。

                                         王杰希  于北平

是一个长篇〔大概〕
写着完形填空脑补出来的产物
以及
是一个年更作者⊙▽⊙

评论(4)

热度(21)